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美術館

出版

五百棵檸檬樹
  • 作者
    臺北市立美術館  
  • 藝術家
    黃博志  

館長序

二〇一三年,黃博志開始了《五百棵檸檬樹》計畫。藉由五百棵檸檬樹的種植,他建構了一個集體參與和自我實現的場域。在長達兩年的時間,五百名主動參與者以五百元加入認購行列,而透過「認購行動」讓他們成為了計畫的「協作者」,兩年之後拿到一瓶藝術家所釀造的檸檬酒,就像是創作者與參與者集體透過類似信仰的儀式,終於實現了將藝術轉化為生活實踐的夢想。

 

二〇一六年年底,這個兩年計畫以展覽形式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黃博志利用展覽做為整個計畫的檢視,在現場展示了計畫書、文字、檸檬樹、五百瓶檸檬酒、物件(農舍殘留物)及影像紀錄。《五百棵檸檬樹》把募資、生產、消費導入作品敘事語境,使得作者、生產者(農夫/釀酒師)、藝術作品和觀眾合為一體。在這裡,黃博志不是去反映社會現實,而是製造另一種現實-一種由勞動階級所創造出來的文化生產及價值。

 

用一瓶五十六度的檸檬酒,黃博志完成和五百名認購者的兩年之約!在展期中,藝術家親手把酒交付給每一個認購者,把它當成是一種儀式,一切都在規範之中,從募資、種植、釀酒到反饋,促使一個集體參與的藝術計畫積極介入處理關於現實世界的事物,將有形物質的力量延伸到有限世界之外。對他來說,藝術實踐力的基底終將回歸社會生產鏈,而這個鏈結又同時與日常生活的世界糾結在一起,他體現個人在集體裡的自我實踐,揚棄藝術的純粹性之後,將更生動的日常生活結構嫁接在藝術上,讓它更趨向生命全面騷動的高潮。

 

黃博志是個感性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反射出那種來自生命底層沸騰的、騷動的、哀傷的、快樂的氣氛。他把這個種植計畫比喻為一場有劇本、有舞台、有演員、有台詞的「行動話劇」,他說:「不論搶劫銀行或是執行藝術計畫,都很像一場行動話劇,點燈之後,我們都被光引領著前進,甚至被推移著、催促著,也急急忙忙扮演著。每當酒一口喝下,輕輕刮過食道,酒所留下的短暫滾燙痕跡,有人說那是酒中乍現的精靈,也有人說那是穀物的靈魂,我更相信那是存在於酒中的光。」《五百棵檸檬樹》把我們帶回人生舞台,這場表演是俗世的,它的感動就是相信藝術可以觸及「生命」,唯有把最真實的生命演出融入作品裡,才是藝術最深刻的表現力。

 

林平
台北市立美術館 館長



 
目錄
 
十 館長序 林平 
十三 天光日頭花 二○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黃博志
二十六 牽牛花 黃博志 
三十二 哈囉.哈囉 黃博志 
三十八 紅色石斑魚 黃博志 
四十四 椰子紅酒 黃博志 
五十 五百棵香蕉樹 黃博志 
五十五 海燕 黃博志 
 
五百棵檸檬樹:給美術館的提案 
七十六 給美術館的提案-樹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黃博志
七十八 給認購者的信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黃博志
八十二 給認購者的信 二○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黃博志
八十四 檸檬樹的長成 黃博志 
九十三 檸檬樹上的斑鳩 黃博志 
九十八 二哥的斑鳩 黃博志 
一百零二 野狗 黃博志 
一百零四 死亡 黃博志 
一百零八 記憶 黃博志 
一百一十一 相思樹 黃博志 
一百一十二 砍樹人 黃博志 
一百二十三 千年桐 黃博志 
一百二十五 遶山花 黃博志 
一百三十 福特Tierra 黃博志 
一百三十三 蚊字 徐月珍 
一百四十 農工交雜 黃博志 
一百四十八 檸檬樹下的貓腥草 黃博志 
一百四十九 貓腥草下的野兔 黃博志 
一百五十 維他命B群、獵人、野兔與樹 黃博志 
一百五十二 給認購者的信 二○一六年八月十七日 黃博志
 
五百棵檸檬樹:有機檔案 
一百六十八 有機檔案 二○一六年十月十日 黃博志
一百七十四 給認購者的信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日 黃博志
一百八十 給認購者的信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黃博志
一百八十二 白龜神 黃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