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injector after Null:鄭先喻個展

延續鄭先喻2017年個展「injector before Null」中作品《sandbox》的概念,試圖利用空白的展覽空間,藉由攔截與轉址觀眾行動裝置電信商的通訊訊號後取得臨時號碼,再以簡訊傳達文字訊息闡述及導引觀眾去窺探數件被認為不在場的作品;簡訊文字多為關於“人們相信但始終無法確認,卻又覺得存在的事物”。

 

本次展覽藉由“似有非無”的概念作為後續的發想。許多事物需經由人類對其定義或是在人類的發現並歸類後而存在;對於這些人類所相信的事物,從無法應證到應證之後,我們藉由想像力突破和實現了許多原先以為的幻象,並以一定的程度應用在科技、經濟、文化上。本展試圖藉此討論人類對於真實性與永恆性的認知,以及人類作為對於自然界擁有最大影響力的生物,是否需要更加小心的去應證人類當今所創造的任何事物,又或是該讓其不經意地在時間與自然環境的帶動下,不斷地重生與死亡。

 

此次展出的《discharged what you charged: room edition》一作,將上次個展「同化者:Assimilator」中的作品加以更新,以強化觀者對於時間與空間存在性的感受;在其他作品中,則以觀看者的行為當作空間中物件動作的觸發與呼應機制,進而強調周遭物質在未有人類觀察的情況下所產生的變動,與人類在觀察後對於事件、物件、現象的定義之間的關係,以此呼應前次展覽「injector before Null 」所希望討論的概念。

 

 

 


#展覽